96968

西安水司拒絕"洋水務(wù)"收購國有資產(chǎn)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0-01-14 00:00:00
西安水司拒絕"洋水務(wù)"收購國有資產(chǎn)
 
        在中國水務(wù)并購戰中一路攻城掠地,所向無(wú)阻的某“洋水務(wù)”,這次在西安遭遇挫折。在與外資水務(wù)巨頭某“洋水務(wù)”進(jìn)行了兩年的談判后,《西安市水業(yè)資產(chǎn)重組框架方案》被重新制訂,并已上報西安市政府,現正等待批準。
    與兩年前相比,方案的一個(gè)重大修改是:推倒了原來(lái)引進(jìn)外資,復制“蘭州模式”的原有設計,改為依靠西安市自來(lái)水總公司本身,走集團化改造和供水、污水處理一體化的路徑,進(jìn)行國有水務(wù)的自我改制。
   “我認為把水廠(chǎng)賣(mài)了是不對的?!?月14日,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總經(jīng)理種受命對記者表示,他反對高溢價(jià)將國有水務(wù)資產(chǎn)一賣(mài)了之。
    一旦上述新方案獲批,這可能成為中國水務(wù)企業(yè)明確回絕外資并購的第一宗個(gè)案。
    從2006年底開(kāi)始,圍繞中國水務(wù)改革的道路問(wèn)題,以某“洋水務(wù)”為代表的外資水務(wù)巨頭、對外資并購持支持態(tài)度的一些地方政府與持反對立場(chǎng)的中國城鎮供排水協(xié)會(huì )進(jìn)行了一年半的角力。
 “如果西安市自來(lái)水公司改制方案最終獲得通過(guò),將是很有意義的事件。它會(huì )直接影響水務(wù)改革的方向?!?月14日,中國城鎮供排水協(xié)會(huì )李振東向記者評價(jià)道。
 
兵臨古城
    2006年6月,在全國水務(wù)公司市場(chǎng)化改制浪潮中,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西水)的改制工作不可避免地提上日程。此時(shí),某“洋水務(wù)”集團主動(dòng)找上門(mén)來(lái),要求與西安國資部門(mén)洽談參與自來(lái)水公司改制事宜。
    2007年8月27日,“西水”的出資人西安市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總公司在西安產(chǎn)權交易中心發(fā)布公告,擬出讓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49%的股份。消息一經(jīng)發(fā)出,共有6家來(lái)自國內外的戰略投資者遞交了意向投資標書(shū)。
    之前,某“洋水務(wù)”集團還推薦了上海、北京的兩家招投標中介為西安市國資委做水務(wù)改制顧問(wèn),而顧問(wèn)費由“西水”出。
    在兵臨西安之前,某“洋水務(wù)”以其“溢價(jià)收購”橫掃了蘭州、???、天津等城市水務(wù)公司。
    2007年10月,在收購??谒畡?wù)集團50%股份時(shí),某“洋水務(wù)”  以高出標底價(jià)3.1億元2倍多的價(jià)格9.5億元,使另一競爭者望而卻步。
    2007年8月,某“洋水務(wù)”以溢價(jià)1倍的17.1億元高價(jià),拿下蘭州供水集團45%的股份。某“洋水務(wù)”向蘭州國資委推薦的招標中介將這種高溢價(jià)收購稱(chēng)為“蘭州模式”。
    2007年,由此成為中國水務(wù)市場(chǎng)的“某洋水務(wù)年”。
 
“定向包銷(xiāo)”
    蘭州一役后,某“洋水務(wù)”便想在全國復制“蘭州模式”,同處西北地區的西安、銀川、烏魯木齊成了某“洋水務(wù)”鎖定的下一批獵物。
    在某“洋水務(wù)”的戰圖上,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堪稱(chēng)“戰略重鎮”,為必爭之地。
    此時(shí)的“西水”,注冊資金4.1億,2006年賣(mài)水收入5億多元,擁有水廠(chǎng)7座,日處理能力167萬(wàn)立方米,供水管道1677公里,管道綜合合格率為99.8%,供應西安市360萬(wàn)人口的飲水。無(wú)論是資產(chǎn)規模、管理和技術(shù)水平、行業(yè)地位、戰略?xún)r(jià)值,都非蘭洲自來(lái)水公司可比。
    顯然,“西水”業(yè)務(wù)收入頗為豐厚,但由于國有企業(yè)的傳統負擔等因素,5億多元的收入,只產(chǎn)出了1558萬(wàn)元的利潤。
    按照某“洋水務(wù)”在中國的并購戰略布局,“西水”的戰略意義是和西安的國際歷史文化旅游名城的地位密切相關(guān)的。在強攻西安之前,它已著(zhù)手掃清外圍——收購了離西安不遠的寶雞和渭南自來(lái)水公司的水廠(chǎng),并正在與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下屬一家水廠(chǎng)洽談BOT合作。只待拿下“西水”,即可成立一家覆蓋陜西全省的水務(wù)集團。
    2007年底,某“洋水務(wù)”投標收購“西水”的談判進(jìn)入實(shí)質(zhì)性階段。
    按照之前某“洋水務(wù)”與國有供水企業(yè)合作的一貫商務(wù)模式,入股后的合資水廠(chǎng)享有要求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“定向包銷(xiāo)”成品水的權利,合資水廠(chǎng)將可以“不承擔風(fēng)險,只享受收入”。
   “當時(shí)某“洋水務(wù)”已經(jīng)基本談妥了收購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股份的方案?!币晃恢槿耸客嘎?,市政府的一些官員也支持某“洋水務(wù)”的方案,事情眼看就要水到渠成。然而就在這時(shí),變數陡生,反對聲浪出現了。
    種受命叫板反對力量,來(lái)自以總經(jīng)理種受命為首的“西水”管理層和員工。
    7月14日,種受命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他的反對立場(chǎng),緣于認識到了與外資合作的諸多后遺癥。
    在與威力雅接觸的過(guò)程中,“西水”幾次組織考察團,對陜西境內與某“洋水務(wù)”合作的寶雞、渭南自來(lái)水公司,以及國內其他采取“蘭州模式”的供水企業(yè)進(jìn)行實(shí)地調研。
在考察中,種受命他們發(fā)現,陜西省內及西南省區的一些自來(lái)水廠(chǎng)被外資并購后,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都不理想。
  “外資的人才都是國內自來(lái)水廠(chǎng)高薪挖過(guò)去的,外資的管理經(jīng)驗要求自來(lái)水廠(chǎng)每年花1000萬(wàn)去買(mǎi),而自來(lái)水廠(chǎng)只要每年花100萬(wàn)就可以請來(lái)國內最好的咨詢(xún)公司?!币晃涣私饪疾烨闆r的知情人士說(shuō),一些合資后的水務(wù)公司,雖然外資不占控股地位,但絕對是外商說(shuō)了算。合資公司還被迫從外資方提供的供應商那里高價(jià)購買(mǎi)進(jìn)口設備,而沒(méi)有市場(chǎng)選擇權。
    同時(shí),外資超強的政府公關(guān)能力,也使自來(lái)水公司負責人在自己企業(yè)改制的問(wèn)題上缺乏話(huà)語(yǔ)權。
    此時(shí),全國上下關(guān)于外資高溢價(jià)收購中國水務(wù)的爭論已一片鼎沸。不少報道都提到外資高溢價(jià)收購內地水務(wù)的“秘密”:收購合同中附加水價(jià)上漲條款,未來(lái)城市水價(jià)要隨著(zhù)一個(gè)由CPI指數、匯率等因素影響的“K系數”來(lái)決定,將全部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推給政府;附加了合資企業(yè)必須以巨資定向購買(mǎi)外商關(guān)聯(lián)企業(yè)的技術(shù)服務(wù)、管理咨詢(xún)服務(wù)及成套設備的條款,而這是嚴重違背中國招投標法規的。
    考察中所了解的情況,加上國內輿論環(huán)境的影響,使種受命他們回來(lái)之后便下定決心:放棄“蘭州模式”,雖然此時(shí),他們已經(jīng)為北京的那家招投標公司支付了高達70萬(wàn)元的招標費。
“我認為,以高溢價(jià)把國有水務(wù)資產(chǎn)一賣(mài)了之,是不對的?!?nbsp;現年61年歲的種受命對記者說(shuō),按照年齡,他本該在2007年退休,但為了完成“西水”改制,他的任期一直延長(cháng)到現在。
    種受命和他率領(lǐng)的高管層在“西水”改制問(wèn)題上話(huà)語(yǔ)權有限。為阻止“西水”走上“蘭州模式”道路,種受命決定進(jìn)京游說(shuō)。
    到京后,種受命面見(jiàn)時(shí)任建設部部長(cháng)的汪光燾,向他反映“西水”改制情況。
    汪光燾很快指示建設部組建了一個(gè)水務(wù)高溢價(jià)收購調查小組。這個(gè)小組很快趕赴陜西,對多個(gè)地方展開(kāi)調研,形成了一份調研報告遞交給建設部領(lǐng)導。
    而就在這時(shí),中國城鎮供排水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李振東也以“水協(xié)”和個(gè)人名義寫(xiě)信給國務(wù)院主要領(lǐng)導,力陳外資高溢價(jià)收購中國水務(wù)資產(chǎn)可能造成的“陷阱”和“隱患”。
這份上書(shū)在國務(wù)院和主管部門(mén)引起很大反響。國務(wù)院隨后責成國家發(fā)改委和建設部組成聯(lián)合調查組,在全國選取了一些重點(diǎn)城市進(jìn)行專(zhuān)項調研。
    中央政府的審慎態(tài)度對全國水務(wù)企業(yè) 改 革產(chǎn)生了影響,包括西安等一些地方暫停了向外資溢價(jià)轉讓產(chǎn)權的進(jìn)程,都在觀(guān)望國家政策的明朗化。
        
“自改”方案
    將某“洋水務(wù)”阻于門(mén)外之后,“西水”仍然要回到面對改制的問(wèn)題上來(lái)?!叭绻桓闹?,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依然存在政企不分、行政過(guò)度干預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自主權等問(wèn)題?!北本﹪诖笸檰?wèn)公司總經(jīng)理李智慧說(shuō)。
    為此,西安城市基礎設施投資建設公司責成自來(lái)水公司自行編制改制方案。今年6月19日,又邀請國內水務(wù)專(zhuān)家組成專(zhuān)家委員會(huì )進(jìn)行集體論證。
    記者輾轉獲得的一份關(guān)于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轉制的會(huì )議紀要中表明,西安自來(lái)水公司新的改制思路是:“自改,即立足自身,走集團化和供排水一體的道路?!?BR>    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供水中的自來(lái)水廠(chǎng)和排水中的污水處理廠(chǎng)都是盈利項目,其中水廠(chǎng)更是“皇冠上的明珠”,而占自來(lái)水公司總資產(chǎn)60%以上的配套管網(wǎng)則屬于非盈利項目。西安的改制思路是將供水和污水處理設施并歸一處,使盈利項目和非盈利項目配成一套,實(shí)現企業(yè)并購理論中的重組效應和協(xié)同效應。
    新的改制方案框架內容中確定了改制的關(guān)鍵原則:摒棄以往引進(jìn)外資、溢價(jià)轉讓的思路,不以引進(jìn)城建資金為訴求點(diǎn),而是充分考慮城市供水事業(yè)公共性、公益性強的行業(yè)特點(diǎn),提出了適合企業(yè)自行情況和發(fā)展需要的改革思路。
    參與方案論證的李智慧對記者說(shuō)。李智慧認為,這個(gè)方案體現了保持政府控制力的重要原則,能夠通過(guò)公用行業(yè)的資源整合實(shí)現公用企業(yè)做強的目標,有利于實(shí)現行業(yè)和企業(yè)的可持續發(fā)展,符合城市供水、污水處理行業(yè)的內在要求及發(fā)展趨勢。
   “多地方政府選擇高溢價(jià)出讓水務(wù)資產(chǎn),就是想利用獲得資金做城市建設,但將貽患甩給了國有供水企業(yè)和后任政府。因此,‘西水’的改制方案是一個(gè)著(zhù)眼長(cháng)遠的方案?!眳⑴c方案制定的人士表示。
    不過(guò),鑒于新的改制方案尚未最終獲批,斷言某“洋水務(wù)”已經(jīng)出局似乎為時(shí)尚早。李智慧認為,溢價(jià)收購是外商繼固定回報、變現固定回報收購國有供水企業(yè)遭到國家禁止后推出的新套路,在再次受挫后,還會(huì )醞釀新的商務(wù)模式,“故事還遠遠沒(méi)有結束?!?BR>    種受命說(shuō),一旦“西水”改制工作塵埃落定,他就“解甲歸田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