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968

城市水務(wù)事業(yè)發(fā)展與思考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0-01-14 00:00:00
城市水務(wù)事業(yè)發(fā)展與思考
 
   人民網(wǎng)消息:在水服務(wù)從福利向商品轉變的趨勢下,污水處理的廣闊市場(chǎng)和水價(jià)上漲的巨大空間形成了一塊利潤豐厚的“蛋糕”。在這塊利益“蛋糕”的切分中,一些地方政府似乎對外資格外厚愛(ài)。在利益的糾纏中,外資開(kāi)始在華“攻城略地”、構建“水務(wù)帝國”,逐漸形成行業(yè)戰略?xún)?yōu)勢。
   “洋水務(wù)”,就是指外商投資企業(yè)進(jìn)入國內的水務(wù)領(lǐng)域,在城市供水和污水處理業(yè)務(wù)中瓜分利益。近年來(lái),越來(lái)越多的地方政府把自己在水務(wù)行業(yè)的股權出售給外資企業(yè),形成了事實(shí)上的“洋水務(wù)”運動(dòng)。
 
快評:
    引進(jìn)外資不是壞事,利用了外資就得允許外商賺錢(qián),這是天經(jīng)地義,水務(wù)領(lǐng)域自然也應該這樣。但是,和其它領(lǐng)域不同的是,水是生命之源,是我們老百姓每時(shí)每刻都離不開(kāi)的必需品,所以水務(wù)政策事關(guān)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,來(lái)不得絲毫的馬虎。但某些地方政府在“洋水務(wù)”運動(dòng)中的某些行為,卻讓人很不放心,因為它將會(huì )給中國人帶來(lái)無(wú)窮的禍患。
    禍患一,私自延長(cháng)期限,坑害子孫后代。國家規定,外資進(jìn)入中國水務(wù)領(lǐng)域的經(jīng)營(yíng)期限,最長(cháng)不得超過(guò)20年。但很多地方政府卻根本不把這個(gè)規定當回事,有的私自延長(cháng)合同年限到30年、50年甚至是80年。地方政府拿這些錢(qián)干了什么?蓋大樓,建形象工程,卻舍不得在城市基礎設施上多投入,只指望外商來(lái)建設。但水資源是有限的,現在當權的人一紙合同給賣(mài)掉了,后人怎么辦?這種寅吃卯糧的做法,完全就是只管自己有錢(qián)花,逼著(zhù)子孫后代沒(méi)水吃。
    禍患二,低價(jià)轉讓?zhuān)瑢е聡匈Y產(chǎn)流失。有的地方政府為了早點(diǎn)賣(mài)掉換錢(qián)花,還省得自己從財政出錢(qián)辦水務(wù),也有的拍板人拿了人家的好處或者想要換取好處,就故意指使有關(guān)人員壓價(jià)評估國有股權,從而達到低價(jià)轉讓、快速轉讓的目的,導致國有資產(chǎn)嚴重流失,坑害百姓利益。
    禍患三,任由外商控股,喪失了話(huà)語(yǔ)權。有的地方政府好大喜功、急功近利,把能賣(mài)的全賣(mài)了,結果被外資控制了城市的給水和污水處理業(yè)務(wù),最終被外商要挾漲價(jià),由老百姓買(mǎi)單。水越來(lái)越貴,老百姓負擔越來(lái)越重,地方政府卻沒(méi)有辦法約束外商。更有不少的偽“專(zhuān)家”被外商收買(mǎi),動(dòng)輒拋出所謂的 “成本論”、“接軌論”來(lái)為水價(jià)上漲搖旗吶喊,幫著(zhù)外國人坑中國人的錢(qián)!
    禍患四,外商形成壟斷,民族企業(yè)失去立足之地,老百姓成了人質(zhì)。有的地方政府好大喜功,以引進(jìn)外資為榮,本來(lái)民族企業(yè)可以做好的事情,偏偏設置高門(mén)檻阻止自己人進(jìn)入,讓外資企業(yè)的勢力和地盤(pán)得到迅速擴張,也讓很多中國企業(yè)越來(lái)越失去了抗衡能力。而一旦中國的民族企業(yè)最終徹底失去立足之本,外商想賣(mài)高價(jià)我們就得多掏錢(qián),外商想停水我們就得渴著(zhù),外商想不處理污水我們就得被污染環(huán)境,我們就完全淪落為外商的人質(zhì)了。這絕不是危言聳聽(tīng),吉林就曾發(fā)生過(guò)外商停止污水處理、直接導致松花江嚴重污染的可怕事件。到那時(shí),地方政府要么坐視不管,置人民群眾的利益于不顧,要么就得花大價(jià)錢(qián)贖回自己的股份——最終的贏(yíng)家都是外商。
    外商不是雷鋒,賺錢(qián)是他們唯一的目的。日漸稀缺的城市水資源必將催生暴利,這正是外商所要圖謀的。我們要做的,就是阻止外商壟斷的形成、避免話(huà)語(yǔ)權的滅失、避免老百姓成為外商的人質(zhì)。但很多地方政府的做法,卻讓我們不能不擔心這將會(huì )是一場(chǎng)禍患。難道,非得等到我們不得不花費更多的錢(qián)收購或者贖回、才能讓老百姓不至于渴死的時(shí)候,才知道什么是后悔不迭嗎?